周华 从死亡线上抢命的“重症人”

发布时间:2020-11-18 09:10:55
本网所发布的资讯、公告类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编者按: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积极向好的态势不断拓展,国家为了总结经验,从体制机制上创新和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举措,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提高应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水平,不断完善和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和措施。《中国卫生人才》杂志持续关注疫情动态,开设“最美逆行者”专栏,围绕疫情防控情况,回顾和总结抗疫工作中积极向上、温暖感人的亲历、亲见、亲闻及感悟,生动展现卫生健康系统在党的领导下令人欣喜、激动的抗疫成效,做好“时事的记录者”“社会的守望者”“有温度的传播者”,凝心聚力,为坚决打赢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贡献力量。

图片1

周华(站立者)为北京市属医院支援武汉医疗队同仁普及呼吸机的知识。

1月27日,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支援武汉医疗队11名医护人员随北京市属医院大队伍出征,其中,周华是重症医学科的副主任,具有丰富的危重症患者抢救经验。驰援武汉,她没有什么豪言壮语:“疫情严峻,刻不容缓,我前往武汉支援,将牢记医生职责,努力工作,完成任务。”在支援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西院的两个多月时间里,这位朴实无华的“重症人”,在干着最惊心动魄的工作——从死亡线上抢命。


“俯卧位”对抗重症危机

虽然已有25年重症医学科的临床工作经验,当周华第一次走进隔离病房,仍然被现实的场景震惊到了。“病毒传染性很强,严密防护的医护人员也有可能被感染;病情进展得很快,有的患者白天检查状况还好,晚上就喘憋得需要紧急抢救……”周华说。

而面前的困难,不仅仅是对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未知,更是有限的重症医护人员和重症救治物资与爆发性的患者增长量、病情突然急转直下之间的矛盾,这让周华和支援队员们极为忧心。

“人活一口气”,当新型冠状病毒侵入人体肺部,大量的炎性渗出物质占据了肺泡及小气道,造成低氧血症,患者喘不上来气,越呼吸急促越努力吸气,增加耗氧,憋到口唇发绀,而这也意味着多器官遭受损伤的可能性。病情的进展,每一步都“敲打”着“重症人”的心、眼、手。什么时候吸氧、上高流量氧疗、使用无创呼吸机或者气管插管给予有创机械通气治疗?天平的两端,每位医生都带着找到最佳时机尽可能避免患者不可逆损伤的压力。守着宝贵的无创呼吸机、高流量鼻塞、有创呼吸机等设备,周华和团队的同仁需要密切监测病区患者,把有限的氧疗设备提供给最需要的患者以实现及时有效的病情控制。在长时间精神紧绷的状态下,休息时的周华常在半夜醒来,条件反射地拿起手机看看工作群里的动态,了解哪位重症患者做了什么抢救。

实践出真知,想解决矛盾就要抓住一切实践机会想办法。每班8个小时的时间里,周华要穿着防护服为近50名患者查房,在此期间她仔细观察,结合病例特点,总结出了“俯卧位”改善氧饱和度的方法。“多数肺部CT表现的是下肺低垂部位渗出增加,下肺通气比上肺差一些,从合理的通气/血流比来说,俯卧位可以改善原来低垂部位的通气,以此改善氧饱和度。”

连喘气都费劲,更何况翻身呢,多数患者一开始都无法坚持。病区里一个30出头的小伙子,刚入院就带上储氧面罩,流量打到最大(10L/min),仍然胸闷憋气,连饭都没法吃。“试着趴过来,变成俯卧位,如果能够坚持,过半个小时,我再来为你测一下血氧。”在6天的时间里,小伙子坚持配合着周华的方案做俯卧位,终于把储氧面罩换成了鼻导管吸氧,病情逐渐转好。在周华的鼓励与监督下,更多的重症患者以小伙子为标杆,开始了早期自主俯卧位的治疗。


每一个离世都让决心更深一寸

大学毕业后,周华就进入了重症医学科工作。“ICU里的患者,身体最难受、活动受限制、和家人分离,少有患者会对这里留下好感受。”周华说。但她在这样一个“费力不讨好”的科室里一干就是25年。这里对绝大多数患者而言,往往意味着最后一道门,“必须靠一个团队的工作,大家紧密配合,把患者从死亡线上往回拉”。这种团结一致的战斗力和获胜的成就感凝结成了周华对这份工作的热爱。

在武汉的日子,周华感动于每位队员的乐观、朴实,对于困难从不抱怨,每个人都兢兢业业地做好自己的工作。一天,周华收到了来自北京友谊医院医疗组组长刘壮主任的微信,“您家的两位护士今天下午在8楼接诊插管的患者,技术熟练,脑子清楚,您带的兵确实出色。”看到这儿,周华的眼睛湿润了,配合气管插管、中心静脉穿刺,是直接接触患者分泌物和血液的高风险工作,她很欣慰能与这样的队友同道。“懂得奉献的医护才真正称得上白衣天使。”周华说。

然而,疫情是残酷的,病区里不断上演各种悲欢离合。一个35岁的女患者和母亲一同入院,病情都很重,母亲住院3天就离世了,女患者刚有了点起色,还以为就这么闯过来了,结果母亲去世的消息让她太伤心,病情加重次日就进了ICU。每一个患者的离世,不仅仅是对同病房患友的打击,对日夜奋战在病房的医护人员也造成一种心理冲击。周华说:“我体会过家庭失去一位成员的感受。哪怕人在医院里抢救,也是一个完整的家。”作为一名“重症人”,她快速地把这种冲击转化成了一股坚定的力量——一定要保住还在身边的重症患者。一位兼患帕金森的重症老人,好转得慢一些,接受查房时,她问周华:“等我出院的时候,能和你合张影吗?”“好啊,您不出院,我不撤。”那一刻,周华心头满满的感动。


带着爱战“疫”

驰援武汉的第一个周末,周华在值班中度过了自己的生日,当天凌晨3点接班,原本9点下班,但因为要筹备新的重症监护病房,周华一直忙到10点多才走出隔离病房,手机上收到了来自各方的祝福——有爱人手绘的肖像和一首鼓劲的小诗,有队员们手绘的生日蛋糕和联名祝福信,还有北京的同事在微信群里的祝福接龙等等。“特别时期,特别生日,特别祝福,特别感动。”周华说。

支援一个月时,周华坦言自己很想家,家中还有年迈多病的父亲和学龄期的儿子,照顾他们的重任都落在了爱人的身上。“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好好保护自己!”“科学操作,把握细节,不存侥幸,严密防护!”爱人发来的话看似像口号,于她却是最温暖的嘱托。老父亲因病排尿困难长期带着导尿管,平日里都是周华亲自给父亲更换,同学同事听说她去医疗队,纷纷打电话、发微信,“家里有事找我吧!”和家里人视频时,老父亲耳背常听不清她讲话,就冲着屏幕笑,给她竖大拇指。“我站在救治一线,是作为一名‘重症人’的责任与使命,家人的支持让我放下包袱、蹈险逆行,后方的支援让我坚定信心、竭力抗疫。疫情不退,我们不撤!”周华说。

带着爱参加战“疫”,在疫情一线才会输出更多爱。2月中下旬时,周华坚守的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已经陆续有重症患者康复出院。“我比他们还开心,虽然他们出院了都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周华说,这些患者的出院也愈加坚定了大家抗疫必胜的信心。

晚饭后在周边的公园和家人悠闲地散散步,这是周华平时调节自己状态最喜欢的方式。而这一天、这样的场景,在经过了无数个“周华”的坚守后已经到来。

(文中图片由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提供)

内容来源:《中国卫生人才》

作者:韩冬野

分享
一期建筑使用第1、2、5、6号楼,建筑面积为4.3047万平方米,一期设置床位200张,二期设置到500张。 精医中心于2020年10月开业试运行,目前开设神经心理、疼痛医学中心、心身消化、PICU、综合心身/儿少等5个临床科室,后期拟设置心身心脏科、心身睡眠科、心身老年科、心身中医科等临床科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