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罗 不停歇的学术“达人”

发布时间:2020-08-27 10:39:36
本网所发布的资讯、公告类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图片3

1988年,一位朝气蓬勃的青年踏入首都医科大学校园,立志要做一位好医生。30年后的今天,他成长为知名学者、杰出青年、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北京市有突出贡献专家……他是患者眼中医者仁心的高颜值医生,是同事眼中永不停歇的学术“达人”,是学生眼中潜心研究的医学领航者。他就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院长张罗教授。

百炼成金  不负年华

1993年,张罗毕业后进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耳鼻咽喉科工作,经过住院医生培训,成长为独立管理病房的主治医生;通过海外留学、不断深造,接触到世界前沿研究技术,回国后独立开展以慢性鼻病为代表的一系列基础研究和临床实践,从一名普通的医学毕业生到现如今的博士生导师、知名学者、特聘教授,张罗与团队共同成长进步,在慢性鼻病领域取得了优异成绩。

谈及成长经历和所取得的成绩,张罗认为每个人都应有清晰的人生目标,并从一个个小目标努力做起,通过不断积累获得阶段性成绩。张罗说,这些进步带来的快乐和成就感,将成为源动力激励自己不断前行,形成良性循环。

专注和勤奋是每一位科研工作者应具备的品质。张罗认为,设定明确的奋斗目标,持续地坚持与努力,逐步积累与完善,终将形成较大成果。截至2017年9月,张罗以(共同)第一或通讯作者发表文章373篇,其中,英文文章125篇、《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文章82篇和其他中文文章166篇,英文文章5次入选当期封面图片。张罗回忆说,“十几年前博士刚毕业时,我还没有发表过英文文章,当时想如果能发表一篇就非常开心了。如今随着发稿量的增多,每篇文章的成功发表都带给我很多快乐,同时也激励我更好地做好科研。”张罗及团队在文章发表过程中也遇到过挫折,他说:“有一篇文章投稿两年,换了近10种期刊,某期刊曾4次提出修改意见但最终仍被拒稿。尽管遇到困难,张罗及其团队却从未放弃,最终该篇文章通过不断修改完善,得以成功发表。”

张罗反复提到,无论是科学研究还是日常工作,都应该是快乐多彩的,对科研的极大兴趣是他埋头工作的快乐源泉和精神动力。许多人认为科研工作枯燥单调、苦累寂寞,张罗却从不这么想。在他眼中,科研工作固然会遇到很多困难,但攻坚克难的过程正是取得成功的必经之路。他说,将最终形成的科研成果应用于临床,造福患者,是每一位医学工作者的使命与责任。在大家看来,张罗是个不折不扣的学术“达人”,充分享受工作带来的快乐,纵使夜以继日地工作,也看不出一丝倦意,身边人始终感受到的是他的激情和执着。师从张罗,后来成为团队核心成员的娄鸿飞副教授说:“老师是一个对科研工作饱含激情的人,我们经常在凌晨通过邮件讨论数据、沟通文章。有一年除夕一早,我接到老师电话,对凌晨两点多我发给他的研究数据情况进行了反馈,老师对于重新分析整理的数据非常满意,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2017年10月,张罗正式出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院长,开始管理这家建院百年、年门诊量超过270万人次的三甲医院。谈到如何平衡行政和科研工作,他说,关键在于根据事情的轻重缓急合理规划时间与精力。对他来说,管理工作是必修课,必须要做好;科学研究是兴趣和热爱,主要依靠业余时间完成;医疗工作,不能仅停留在治好几个患者身上,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鼻病研究团队理应通过不断创新形成创新性成果,积极推动学科进步,推动中国鼻科学不断发展。

胸怀梦想  大医精诚

2017年8月31日至9月3日,第18届国际鼻科学大会在香港召开。张罗就任国际鼻部炎症和过敏科学学会主席。国际鼻部炎症和过敏科学学会是国际知名的两大鼻科学组织之一,成立于1976年。值得一提的是,张罗是这一组织成立40年来,第一位担任学会主席的中国学者。媒体当时这样评述:东西学术思维的交流与碰撞在这里出现,中国学者的声音已经逐渐从走入世界到引领世界。

拼搏20年,中国几代鼻科人的梦想正在实现,更多中国学者走上国际舞台,为学科发展贡献更大力量。作为亲历者的张罗感慨万千,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年前,我们追随欧美的脚步,亦步亦趋;20年后,我们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赶超和领先。中国鼻科人有坚守精神,有不输国际专家的勤劳和智慧。”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在国内享有盛誉,这里的鼻病研究团队虽然承担着临床诊疗压力,但同时依托丰富临床资源,开展相关研究,取得丰硕成果。作为团队带头人,张罗认为,好的团队既需要高手间的过招,也需要师生间的配合。老师教导学生,通过精心培养助力学生成才,而学生的成长也将为老师的工作提供更多有力支撑。谈及自己的团队,张罗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现有团队非常稳定,很多人跟随我15年以上。我们有着非常好的工作氛围,大家相互支撑,从点滴进步开始,脚踏实地,不断攻坚克难。部分团队成员从普通医学生已成长为博士生导师,大家追着赶着一起进步。”

张罗有着赤诚的家国梦、同仁梦,他认为,习总书记提出的到2050年我国要建设成为现代化强国,临床医学事业也是重要的一部分,理应具有世界顶尖水平。为此,他有着坚定而远大的目标:带领团队在学术上取得更大成绩,未来在鼻科学领域实现对欧美国家的全面超越,使我国鼻科学领域诊疗和科研创新能力达到世界最前沿水平。

同行眼中的张罗,是一位具有国际视野的鼻科学专家,他的理想不只是与国内专家讨论手术,更多的是努力实现中国鼻科学研究梦想,让世界学者都能听到中国声音。“我们不仅要把到医院挂号看病的患者治好,更要不断总结经验,持续推动学科诊疗水平进步,助力学科发展。”对于整个团队,张罗有着明确规划,“未来20年,我国慢性鼻病领域要在科学创新和临床疾病诊疗方面逐渐走到世界最前列,我们团队承载着这方面任务,要成为具有国际顶尖水平的鼻病研究团队。”团队成员谈到自己的老师时,难掩敬佩之情:“我们时刻都能感受到,张罗教授是在引领整个团队,带领大家快速向前奔跑。”

醉心研究  求索不止

张罗对待科学研究有着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执着态度,这种精神也在时刻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他的一位学生讲述了她眼中的张罗教授:“老师有一个鼻窦炎个体化治疗内在分型的英文专题报告,我在大大小小的国际会议上听了5次,每一次都有新的认识与收获,老师从不满足已有成绩,始终鞭策自己不断超越自我,取得更多更好的成果。”谈起张罗的成绩,团队成员感慨道:“老师的成功绝不是偶然,他有着稳扎稳打、踏实勤奋的坚强意志,为目标付出了超乎常人的努力,并且乐在其中。”

醉心科研的张罗有着高度敏锐的科研嗅觉,善于发掘新的研究点。娄鸿飞分享了一件印象深刻的事:2016年12月,娄鸿飞与张罗到耶路撒冷参加WAO(世界过敏科学组织)科学大会。通过与外国学者午餐时简短的交流,张罗了解到瑞士等北欧国家非常冷,很多患者遇到冷空气就会有鼻子痒、打喷嚏、流鼻涕等症状,上述症状又不同于过敏性鼻炎;而北京的冬天同样干冷,也有许多类似患者。北京和张家口即将联合举办2022年冬奥会,张罗决定研究干冷空气引起的鼻腔敏感炎症,希望为冬奥会制定纲领性医疗指导意见书,提供具体诊断和治疗建议,填补国内相关领域的研究空白,造福冬季来京参赛的运动员和因干冷空气诱发鼻炎的国人。目前,团队已设计干冷空气制备系统,正在申请专利。

张罗的恩师、中国工程院院士韩德民曾告诉他:“要不断更新知识,不断进步,才能走在时代大潮前沿。”如今,张罗牵挂的同样是青年人的成长成才,他对团队成员尤其是青年人非常严格,要求每个人熟悉自己研究领域的国际最新进展,密切关注相关领域文献情况。他也率先垂范,在大家眼中,张罗酷爱看文献,被他仔细研读并收藏的文献达数千篇。看到好文章,他会即刻分享给学生和同事,偶尔还会抽查,看大家是否及时关注学科最新进展、是否认真研读。比谁看更多文献,比谁有更好的科研思路,大家相互竞争又通力合作,这就是张罗团队的内部竞争法则。

在张罗眼中,社会、医院、学校为青年人创造了好的环境,提供了国际交流机会,青年人的国际交流水平也足够,但从整体来看,万事俱备,需要的是青年人不断地努力和奋斗。

20年前,查阅文献只能去图书馆花钱复印期刊,效率低又很麻烦;现在能非常方便地应用各类平台查询文献,实现信息同步。张罗发现,当前社会诱惑太多、环境和生活压力大、手机等外界因素的干扰强,致使许多刚刚步入科研领域的青年人难以静下心来关心学术最新进展。他希望,青年学者们一定要排除干扰,充分调动积极性,稳扎稳打,主动投身科学研究工作。

国外学科进步速度不断加快,国内青年人的自身素质、国际交流能力也在不断提高,能否取得更好成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专注程度。“每个时代生活压力都大,关键看能否独善其身,保持对科学研究的专注、对自身奋斗目标的专注。”张罗如是说。为此,他希望首都医科大学的学子、青年教师们能够牢记使命与责任,紧跟时代发展步伐,对学习、工作、生活抱有热情和激情,设定明确的发展目标,并为之努力拼搏,直至梦想成真。

张罗饱含激情地说,“回首学医、从医30年的经历,感谢母校首都医科大学和老师们对我的培养,没有学校的哺育,没有老师的教诲,就没有自己今天取得的成绩。中华民族已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临床医学事业需要青年学子、青年教师为之拼搏奋斗。让我们共同奋斗,为健康北京、健康中国事业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文中图片由作者提供)

内容来源:《中国卫生人才》

作者:张雪薇

分享
一期建筑使用第1、2、5、6号楼,建筑面积为4.3047万平方米,一期设置床位200张,二期设置到500张。 精医中心于2020年10月开业试运行,目前开设神经心理、疼痛医学中心、心身消化、PICU、综合心身/儿少等5个临床科室,后期拟设置心身心脏科、心身睡眠科、心身老年科、心身中医科等临床科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