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继志 站在精神卫生发展前列

发布时间:2020-08-14 15:20:56
本网所发布的资讯、公告类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007年,张继志荣获“中国医师协会杰出精神科医师奖”。他动情地说,做精神科医生今生无悔!

      张继志1952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医学院,曾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以下简称北京安定医院)科研室主任、精神科主任、副院长,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常务理事暨心身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理事暨精神病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中国心理卫生》杂志副主编等。

 新中国成立后,各级政府给了精神卫生事业极大的关注。北京安定医院也在政府的关心和支持下艰苦奋斗,积极促进学科建设和专业发展。现年94岁的张继志教授,既是事业发展的亲历者,也是时代变迁的见证者。


扎根精神卫生事业

 1953年3月,北京安定医院迎来了解放后第一位到院工作的大学生张继志。张继志回忆说:“第一次走进这所期盼已久的医院时,我有些失望,低矮的红砖小楼外加几个平房院,显得有些狭窄,而且精神科专业人员紧缺,这样的硬件和软件如何支撑起一家专科医院?同时,医院上下对我寄予厚望,这令我有些忐忑不安。其实我明白,党和政府在新中国成立初期为精神专科医院的建设已经做出了极大努力;我也明白,有了医院,就像有了梧桐树,总会有凤凰前来栖息。”当时精神科前辈伍正谊教授鼓励他:“精神卫生是一块尚待开垦的土地,需要我们来耕耘,精神病患者大脑发生了什么变化才出现这样的症状,服药后又发生了什么改变,一切都需要我们去探索,希望你在业务上多思考、多实践。”前辈的话给了张继志很大的鼓舞。他回忆道:“那时医生数量少,工作任务重,艰苦的环境激活了我蓄积的‘能量’。我们每天工作11~12个小时,虽然体力有些吃不消,但精神是愉快的。”

 对于精神病患者,张继志有着特殊的感情。上世纪50年代,由于医院分部多,他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去查房会诊,回龙观、北锣鼓巷等分部都留下了他的身影。他坦言,累是肯定的,但始终有一种精神支撑,就是患者和家属的盼望。经过几年临床一线艰苦工作,医院的发展可圈可点,张继志也小有成绩,但他并不满意。他的目标是将北京安定医院发展成全国精神疾病的医疗基地。


助推建立精神疾病防治网络

 几十年来,张继志执著地坚守信念,希望患者能得到有效的精神专科诊疗。“早在1955北京安定医院由我牵头与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医学院精神卫生系合作,开展临床治疗和教学实习研究工作。我非常高兴承担此项工作,目标是要尽快培养懂得精神卫生专业的医生,让徘徊在综合医院的精神病患者能得到及时准确的治疗。”

 早在上世纪50年代末,张继志就试图以全院之力,建立北京地区的精神病防治网络。在他的构想中,该网络将以北京安定医院为中心,建立区县级基层防治网,负责北京地区精神病患者的防治工作。张继志在总结当年的尝试时说,“那时候力量单薄、资历浅,工作起来非常艰辛。直到1958年6月,全国精神病防治工作会议召开,引领我国精神卫生事业走向了一个新的高度。这次会议制定了‘积极防治、就地管理、重点收容、开放治疗’的工作方针,提出药疗、工疗、娱疗及教育疗法相结合的工作方法。会后我国各地主要精神卫生医疗机构开始建立精神病防治科,北京、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建立了以精神疾病防治为主要内容的精神卫生服务三级防治网,打造了一支以社区为重点的精神病防治队伍。这给了我们巨大的鼓舞和力量。”讲到这里,张继志微微勾起唇角,眼眶泛红。“1958年6月,北京市东城区精神病防治所在北京安定医院北锣鼓巷分部成立,为北京地区精神病防治网络的铺设奠定基础。1958年9月,以服务全北京市为目标的北京安定医院精神病防治科正式成立,那年53名医务人员告别了工作多年的市内大医院,去帮助各区县建立精神卫生保健所。经过6年的努力,1964年北京各区县精神卫生防治机构已全部配齐、正式运转,北京安定医院也成为全市精神卫生防治工作的核心指导单位。精神病患者在家门口就能得到及时治疗和上门服务,这是我最想看到的情景。” 

 长期扎根临床,张继志发现来看自己门诊的患者中竟然有90%来自外地,其中不少人已经因诊断不准确、治疗不规范而失去了康复的可能。一位来自外地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声泪俱下地历数此前看病的种种不易。张继志仔细拟定治疗方案,并坚定地对他说:“以后你不必大老远跑来找我了,拿着这个方案在本地看就行。”没想到患者面露难色,反问道:“我应该找哪位大夫呢?”这一下子把张继志给问住了。从此以后,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建立全国性的精神卫生培训中心,接纳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进修学习,让他们掌握前沿的精神病诊治知识,然后在各省设立分中心,这样精神科患者就不会“病急乱投医”了。张继志对此非常感慨,“患者已经够痛苦了,还要长途跋涉到北京看病,耗费时间和精力,当地如若有这样一个中心,就能把患者的脚步留住。”为此,张继志做出了不懈的努力。1980年,北京安定医院被批准为卫生部全国精神科医师进修基地。1982年,卫生部委托北京安定医院举办第一期“全国精神科医师临床进修班”,此后每年一期。到1996年,进修班由一年一期改为半年一期,并一直延续至今。到2017年,进修班共举办了47期,每期接收来自全国各地的60~70名精神科医师进修学习。张继志对此非常高兴,他盼望着在国家和个人的共同努力下,全国各地的精神病患者能减轻迢迢投奔之苦,得到规范的治疗并康复。


中西医结合诊疗精神疾病

 张继志是业内公认的中西医结合治疗精神疾病的开拓者。每当谈起中西医结合治疗,他都很兴奋,眼神中有喜悦更有期盼。他回忆说,“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遵照国家关于中医师要进大医院的指示,有一名中医药师、两名针灸师到我院工作,建立了中西医结合病房,开展相关研究。院领导希望我能协助做好中医治疗工作,这是我和中医的最早接触。1960年我院进行技术革新运动,建立急病、慢病、顽病治疗组,开展了中西医结合、电针、针灸、快速综合治疗,并总结汇编《中西医综合治疗精神疾病患者2600例分析》一书,在我国精神卫生界引起轰动。从那时起,我和中医便有了不解的情缘。”

 为了丰富中医知识,1975年张继志报名参加了北京市西城区卫生局举办的西医学中医培训班。短短7个月,他对中医中药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之后的几十年间,虽然工作岗位多变,张继志却始终没有放弃对中西医结合的追求。他回忆道:“记得20世纪80年代初,又有几名中医药大学的毕业生来院工作,分到我们中西医结合病房,我很高兴,当时真是张开双臂欢迎他们,因为中医人才奇缺。我认真地带教他们,其中一个学生在医院西医考试中还取得了第三名的优秀成绩。我虽然心里特别高兴,但当时并没有表扬他,因为我发现他心里有‘小九九’。没过多久,这个学生就跟我说想纯学西医,因为他觉得所学专业在现代医学领域里不好发展。我苦口婆心地和他沟通,让他深入钻研,我坚信祖国医学总有一天会大放光彩。”在张继志言传身教的影响下,这个学生如今已成为精神卫生中医领域的佼佼者,还成为了本行业中西医结合协会的重要成员。

 上世纪90年代初,张继志和科室同仁们对66名精神分裂症患者进行临床与实验室观察,从精神症状、中医四诊和血液流变图等方向初步提出精神分裂症血瘀证的临床与实验室指征,开展以活血化瘀的中药血府逐瘀汤为主的中西医结合治疗,使患者精神症状消减,同时血液流变学的异常指标趋于正常。临床总体印象量表测查提示,其疗效指标高于西药组。该科研项目《血府逐瘀汤加减治疗精神分裂症》获得了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科技二等奖。对此,张继志说,“西医是国际性的,中医是传承性的,中医朴实无华,却是当之无愧的国之瑰宝。如果能把中医的辨证施治和西医的生化、成像等检查完美结合,将是一种神奇的力量。”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付出,北京安定医院的中西医结合工作一直走在精神专科医院的前列。2012年,中西医结合团队成功获评卫生部中医神志病重点专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十二五”神志病重点专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十二五”神志病重点学科和北京市中西医结合精神病重点学科,成立了国家名老中医传承工作室和北京市中西医结合精神卫生研究所,形成了集医、教、研为一体的综合学科,获得业界的认可。

 从医半个多世纪,张继志目睹了北京乃至全国精神卫生工作发展的艰辛,并为此做出卓越贡献。他主编的著作有《精神药物的合理应用》《基层精神卫生保健》等,并参与编写了大型参考书《精神病学》《现代精神病治疗学》及《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精神病学》等。这些浸透老一辈心血和汗水的书籍,对培养一代代精神卫生工作者,指导精神专科医院的临床实践与基层精神卫生保健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其中,《精神医学与心理卫生研究》和大型精神病学系列参考书曾荣获卫生部科学技术进步奖,另一项研究成果“北京市城区精神病流行病学调查”也荣获了北京市科技进步奖。张继志还非常重视研究医学心理学与精神疾病的关系,2004年他被中国心理卫生协会授予医学心理学科贡献奖。

 由于张继志的重要贡献,1993年起他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07年获“中国医师协会杰出精神科医师奖”等重要奖项。张继志说:“有三件事非常欣慰。第一是极力推动建立北京市精神卫生防治网络。第二是努力学习祖国医学,坚持走中西医结合治疗精神疾病这条重要道路,并做出了一定贡献。第三是不负期望,服务干部保健工作,并多次得到党和政府的肯定。”站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上,他表示:“耄耋之年还能为精神卫生事业的发展做点事,当属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内容来源:《中国卫生人才》

作者:海慧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