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颖斌 传递医学的温度

发布时间:2020-08-14 12:38:11
本网所发布的资讯、公告类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刘颖斌(右二)为患者做手术

 刘颖斌,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以下简称新华医院)副院长、普外科主任、上海市胆道疾病研究中心主任。他长期从事肝胆胰外科临床与基础工作,尤其在胆囊癌的基础与转化治疗研究方面具有突出的成绩,在肝胆胰外科手术的创新上也有一定的贡献。

 吃着山西面食长大的刘颖斌总是透着亲切和善,让人心生温暖。在第十九届吴杨奖颁奖典礼上,他因突出贡献荣获该奖项。


承恩师,大医精诚代代相传

 刘颖斌教授平时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只要一走上手术台,稳重的气场和气定神闲的态度就让大家焦躁的心有所平静,无论动作还是指令都那样的从容淡定,在进行精细操作的同时,不会给其他同事额外的压力,从而保证大家高效而愉快地完成工作。

 解剖清晰、层次分明、力求将每一台手术都做成精品,是刘颖斌对自己手术的要求,他也做到了这一点。再复杂的手术,经他之手,解剖脉络一定是清晰的,展示开来的层次一定是分明的。刘颖斌身上的这种可贵精神,得益于恩师彭淑牖教授的言传身教。

 彭淑牖是享誉国际外科学界的著名外科学家。今年86岁的他,仍活跃在医疗实践和研究第一线,每周手术不断,许多国内外重要医学学术活动都有他的身影。刘颖斌跟随恩师学习工作多年,是老师“大医匠心”的忠实传承者。

 彭淑牖有两大医学发明在世界外科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一个是“神刀”,将电切、电凝、吸引、剥离凝聚一把刀,外科手术从此告别“七刀八剪”。这个名为多功能手术解剖器(PMOD)的问世,使被列为禁区的肝尾叶肿瘤等疑难手术变成常规手术,手术时间缩短40%,出血量减少50%,许多在医学上被判死刑的患者得以起死回生;另一个是攻克一项世界难题,从1935年美国进行世界上第一例胰腺癌切除手术以来,一直都没有很好的办法解决胰肠吻合口漏问题。1995年,彭淑牖将胰肠吻合用针缝改为用手绑,从“缝”到“绑”,一字之差解决了胰肠吻合口漏问题,这种方法迅速在国内外推广应用。

 恩师是“灯塔”,照亮着刘颖斌前进的方向。彭老以“解剖清晰”的手术技巧著称于世,他将自己的所知所学不遗余力地传授给了刘颖斌,而接过手术刀的刘颖斌,自此开创了自己锐意进取的道路:他要求自己的手术做到解剖清晰,谙熟手术中必要的管道,让肌肉、脂肪、神经、血管层次分明,保证视野清楚,让肿瘤组织无所遁形的同时,又减少了对正常组织的伤害和不必要的出血,还避免了肿瘤细胞入血,降低了并发症的发生几率。

 同时,刘颖斌不断地完善各类复杂手术的手术方案,他将彭氏多功能刮吸器大胆应用于胃癌手术,开创了“三步清扫法”。这种步骤清晰的手术方法,把胃癌周围的淋巴组织清扫干净,阻断癌细胞潜在转移的途径和方向,有效提升患者的生存时间。他还率先倡导了胰头癌全系膜切除的理念,把所有潜在的、有转移倾向的神经丛和淋巴结全部切除。近年来的临床实践中,该术式可以使肿瘤的根治性切除率提高到70%,在国际上获得了同行的认可。除此之外,胆囊癌根治性切除的范围、肝门胆管癌的骨骼化淋巴清扫等一系列外科难题,都在刘颖斌的钻研之下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爱患者,妙手仁心去除病魔

“全国医德标兵”刘颖斌始终低调地将自己看待为一位普通医生,心里装着患者,尽力医治好每一位患者就是自己的职责。

 一位来自江西的12岁少女,因上腹部膨隆,伴腹胀腹痛,且发展迅速。检查显示:左上腹腔有一直径约20厘米囊实性占位,与左侧腹壁分界不清,左侧肋骨前部局限性膨大增粗,见骨质破坏。辗转多家医院,几近绝望的患者家属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新华医院预约,这也成了该小患者一生中的转折点。刘颖斌态度和蔼可亲、十分认真,抚慰小患者说:“你可要有信心。”面对这一罕见的高难度肿瘤,刘颖斌敢于挑战医学极限,当打开腹腔时,大家都被眼前巨大的肿瘤震惊了,在手术视野里这一肿瘤直径达到了20cm×20cm,占据了整个左上腹并已侵入左侧胸腔、左下肺及左前胸壁(6~12肋)。4个小时的手术,成功施行了这例罕见的巨大胸腹腔肿瘤联合切除术。

 对刘颖斌来说,一天5台以上的大型手术是家常便饭,只要没有学术会议的安排,他基本上都把时间贡献给了手术。不仅是普外科各个不同的医疗组需要他,就连其他兄弟科室,一部分复杂手术也需要他上台会诊、共同完成,刘颖斌的足迹遍布了手术室的各个手术间。在国庆、春节这些假日里,只要患者需要,刘颖斌也同样会为他们进行手术。从清晨踏入新华医院的大门,他就会通知科里医生:“患者可以麻醉了”。除了手术与手术之间吃午饭的时间,他基本上都在给不同的患者进行各种复杂手术。


创事业,“生命禁区”大显身手

 “医学创新就是要敢于突破‘禁区’。”这是上海市优秀学术带头人、上海市领军人才刘颖斌平时常说的一句话。

 在30多年来的工作实践中,刘颖斌勇于挑战胰腺“癌王”,敢闯肝脏外科禁区,探索胆囊癌之谜,在不少疑难手术中实现挑战与突破。

 他用各种积极的手术切除策略以求征服胰腺癌。通过对胰腺癌手术解剖学和病理学的深入研究和探索实践,他在国内率先提出胰腺癌全系膜切除理念、开展胰腺全系膜切除术,参与提出术中缝合针眼成为胰漏起点的新理论,运用捆绑式胰肠吻合法实现了残胰重建的“无针眼吻合”,使胰腺术后的“胰漏”发生率下降到0.2%,得到了国际同道的认可,被国际胰腺外科专家誉为“21世纪胰腺外科革命性的进步”。

 他带领课题组率先运用脾脏接种法在国际上较早探索并建立胆囊癌肝转移模型,在国内率先建立胆囊癌转移相关研究动物和细胞模型。在国际上较早对于胆囊癌转移相关差异表达分子进行系统性筛选并且开展胆囊癌侵袭转移等系列基础研究,发表胆囊癌相关外显子突变谱。

 刘颖斌还运用低中心静脉压技术、肝血流控制阻断技术、绕肝提拉技术、肝正中劈开技术、刮吸断肝法等一系列手术策略保障手术安全,并突破肝脏外科手术禁区“肝尾状叶”,实现肝尾状叶安全切除并赢得国际声誉。他提倡对恶性消化道肿瘤潜在转移风险的淋巴结进行彻底清扫,发明了三步胃癌淋巴结清扫的手术方法,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多次应邀参加国际会议作胃癌专题报告。

 从医30多年来,刘颖斌已做了7000多例手术,他用娴熟的手术技巧,为患者清除了肝脏、胆胰、胃肠道的恶性肿瘤,拯救了无数患者即将颠覆的生命航船。


建团队,甘作人梯培育英才

 自2008年被委任普外科主任以来,刘颖斌十分注重学科的梯队建设。他认为,作为一名学科带头人,必须要做好两件事:一是要教书育人,培养更多的医生为患者服务;二是要带领团队研究新的诊疗技术,提高诊治水平。刘颖斌身体力行,在临床实践中发挥着“传、帮、带”的作用。

 在短短几年的发展中,普外科各项业务总量连续数年稳居新华医院首位;国家自然基金项目总量持续数年领跑全院;团队关于胆囊癌的侵袭转移机制研究获华夏医学一等奖、关于胃癌早期诊断和手术方式的创新研究获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分别创下全院记录;普外科主持Ⅰ期胆囊癌的临床试验,开创新华医院零突破;科室连续数年获医院“激情科室”称号。

 凭借着优良的业务业绩和优异的科研成果,普外科作为新华医院学科发展的引擎和主力军,发挥着中流砥柱的积极作用。至今,新华医院普外科已成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上海市重中之重建设学科、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潜力学科、上海市胆道疾病研究中心及上海交通大学胆道疾病研究所外科硕士与博士学位授予点和博士后流动站,科室斩获了多项国家级学术职务,各亚专业均有学科骨干担任国家级学术组织委员。普外科还涌现出了一批上海市启明星、医苑新星和上海市浦江人才计划、上海市青年科技英才杨帆计划、上海市教委、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百人计划”的“优秀青年教师”以及“优秀医学人才”等。

 凭着甘为人梯的精神,刘颖斌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临床经验和科研方法传授给大家,带出了一个成绩斐然的学生团队。正是因为刘颖斌精湛的医术、严谨的学风和对学生无比的关爱,越来越多的学子都希望成为他的学生,他的医德和医术,也传承给一代代的后来者。


报社会,坚持公益奉献爱心

“这些年来社会上医患之间不够信任,我觉得其中之一的原因是很多人对我们医生群体不够了解。我国基层特别是偏远地区的医疗服务能力还相对较弱,我想尽己所能做一些努力。”刘颖斌常说。

 作为一名公益名医,刘颖斌经常到边远山区为贫困患者开展免费医疗服务。他获悉医院对口支援的云南龙陵县有贫困患者需要手术时,立即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赴龙陵参与健康扶贫,亲自为数位患者进行手术。术后,患者家属激动地表达了对刘颖斌教授的感激之情,连声夸奖是党和政府送来温暖,遇到刘颖斌教授这样和蔼可亲的好医生,让他们这些贫困户足不出户解决病痛,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命运。2017年,为进一步推动欠发达地区医疗健康事业的发展,刘颖斌教授专家工作站在云南保山市人民医院成立。“尽自己百分之百的努力,为患者争取百分之一的希望”。刘颖斌以专家工作站为平台,帮助提升保山市人民医院普外科疑难复杂病的诊治水平,同时,也为保山市民提供更方便优质的医疗服务,造福当地百姓。

“公益活动不仅达到了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及欠发达地区、解除贫困患者病痛的目的,同时让我们医务人员得到一次自我教育、净化心灵的机会。公益活动还能使我们重温‘仁术济世’的初心,告诫自己不忘来路。”刘颖斌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名大医的责任与担当。


内容来源:《中国卫生人才》

作者:吴向嵩


分享
一期建筑使用第1、2、5、6号楼,建筑面积为4.3047万平方米,一期设置床位200张,二期设置到500张。 精医中心于2020年10月开业试运行,目前开设神经心理、疼痛医学中心、心身消化、PICU、综合心身/儿少等5个临床科室,后期拟设置心身心脏科、心身睡眠科、心身老年科、心身中医科等临床科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