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医泰斗盛志勇

发布时间:2020-08-11 14:37:10
本网所发布的资讯、公告类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盛志勇(后排右二)指导年轻医师做实验

 他对党无限忠诚,在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舍生忘死,冲锋在前;他立志一生从事战创伤研究,提高部队战斗力;他是我国著名的烧创伤外科专家、烧创伤军事医学的开拓者与奠基者之一;他躬身作桥,甘为人梯,为我军烧创伤医学事业培养了大批优秀的人才……他就是解放军总医院第四医学中心原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盛志勇。


心随召唤走:对党忠诚笃定

 出生于医学世家的盛志勇,幼年时就萌生了传承祖业,当一名好医生的远大抱负。1937年7月,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国立上海医学院(今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毕业后成为上海一家著名医院的外科医师。1947年,盛志勇被我国著名的外科学家沈克非举荐到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医学院外科研究室进修,成为了我国较早在国外专门学习实验外科学的年轻学者。

 在那个战乱的年代,身处异国他乡的盛志勇时刻关注着祖国的命运,决心努力汲取先进医学成果,学成归来报效祖国。一年多后,他谢绝导师的挽留,毅然在新中国成立前夕返回了百废待兴的祖国。

 归国后的盛志勇按捺不住一腔报国热情,时刻听从党的召唤。

 当战火烧到鸭绿江畔时,他毅然加入抗美援朝医疗队,奔赴前线抢救志愿军伤员;当西南边境战事趋紧时,他先后两次奉命率队奔向山野丛林,钻进“猫耳洞”救治一批又一批伤员;当成昆铁路建设正酣时,他风尘仆仆追随铁道兵的足迹穿梭于崇山峻岭,救治一个又一个因工负伤的官兵;当邢台和唐山大地震发生后,他紧随医疗队赶赴灾区,冒着余震之危,抢救被埋在瓦砾中的生命。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当组织决定由盛志勇牵头组建全军第一个创伤外科中心时,时年62岁的他欣然受命。没有参照系,一切从零开始。盛志勇秉持临床救治和基础研究“双轮驱动”的建设思路,瞄准国际烧创伤前沿,借鉴欧美经验,很快就创建了全军创伤外科中心,同时成立了综合性ICU还建起了无菌实验室,开创了我军创伤外科学的新天地。


心为人民动:对患者至精至爱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盛志勇两次奉命随医疗队深入陕西安康和山西吕梁贫困山区。所到之处,老百姓极度贫困,医疗条件简陋,群众既无钱医治,也无处医治,只能用一些“土法”“偏方”,甚至靠求神拜佛祛病,致使小病成大病,大病变重病,直至被夺去生命。盛志勇对此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一位被当地人认为是“鬼闹肚”的妇女被接生婆用土办法钩破了膀胱,造成膀胱阴道瘘,子宫外翻,终日浓血外流,9年间因尿失禁未穿过干裤子,苦不堪言。盛志勇亲自为她做了10多个小时的手术,解除了她难以启齿的病痛。1980年10月,航天领域某单位青年女工孙某,因机房意外失火被灼烧得体无完肤,全身成黑焦碳状,惨不忍睹。经诊断,烧伤面积达95%,其中三度烧伤达90%,并伴有重度呼吸道烧损伤,生命危在旦夕。在得到兄弟医院的紧急求援后,时任烧伤外科中心主任的盛志勇毅然决定收治这名连家人也要放弃的危重烧伤患者。此后,他带领精干的医护团队给予她精准施救,使患者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生命保住后,盛志勇开始为她做“美容”,先后为她做了8次植皮和整容手术,用时最长的一次达10多个小时。植皮时要在巴掌大的异体皮上挖160到200个小孔,再把小米粒一般大小的自体皮植入孔内,镌刻微毫之间、精准之极彰显大医非凡功底。

 在救治这位烧伤女工大半年的时间里,盛志勇几乎吃住在医院,特别是在最佳抢救时间段的那些天,盛志勇常蹲在患者床边观察患者的尿量和颜色,叮嘱护士记录各种数据变化,丝毫不可懈怠。植皮愈合后的孙某奇迹般地长出乌发,十指几乎残废的双手,最后功能恢复得还能包饺子、织毛衣、打乒乓球。此后她组建了幸福的家庭,有了一个聪明可爱的宝宝。当这个经典病例视频在美国召开的国际烧伤会议上播放时,与会的世界同行们颇感惊讶,一位美国烧伤专家对介绍情况的盛志勇团队的郭振荣教授连声说:“神奇的中国奇迹!”

 2014年,大兴安岭发生特大森林火灾,30多名参加扑救大火的官兵,被突然逆风吹来的大火烧灼负伤,最重的达三度,烧伤面积达87%以上。面对着一个个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年轻官兵以及他们家人、部队领导期望的眼神,盛志勇立下了铿锵誓言:尽心尽力,不负众望,保证伤员“零死亡、零感染、零伤残”。

 在救治伤员的60多天里,盛志勇索性把床搬到了病区走廊,日夜守护在伤员身边。30多个烧伤战友得救了,而盛志勇却累得住进了医院。


心伴事业飞:对科研孜孜以求

 在医院有这样一种说法:做手术的医生难,做烧伤患者手术的医生更难。难就难在要耐得住40多摄氏度的手术室高温,要不惧怕被细菌、病毒感染,要习惯焦糊恶臭的气味,要撑得住连续手术10多个小时的体力透支……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已到花甲之年的盛志勇,一年平均手术约上百台,每一台手术下来都汗流浃背,似蒸桑拿,疲惫得直不起腰。手术助手劝他休息一会儿,他总是笑着说:“我多坚持一会儿,患者就少受一些罪,多一分生的希望!”

 “自然科学,只能争第一。”这是著名科学家丁肇中的名言,也是盛志勇从事急危重症医学科研的座右铭。他带领团队不懈攻关,成果颇丰:提出内毒素是产生烧伤后脓毒症的主要原因;率先开展了烧创伤后氧自由基的研究,对减轻烧伤后细胞损伤提供了有效的防治措施;提出休克期输全血的治疗方法并运用于实践;提出应用休克期早期切痂的治疗方法;组织开展低温储存皮肤的研究;率先建起了液氨储存异体皮库;研制出了适用于烧伤患者涂用的化妆油彩,解决了浅度烧伤愈合后皮肤色素沉着的问题;率先开展多器官功能衰竭发病的预警机制、早期诊断和防治研究,有效降低了多器官功能衰竭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探索总结出来的体疗按摩法,使四肢疤痕挛缩畸形、长年卧床的患者重新站立。

 抗美援朝期间,他以军人的使命担当,和导师沈克非等先辈一道,在极为艰苦的战争环境下,把救治放射复合烧伤的系统研究作为突破口,进行了火器伤、创伤弹道学、低容量性战伤休克以及同种异体皮移植等研究。同时,针对前线负伤志愿军官兵用血紧张的实际情况,在研制“木冰箱”送血液的基础上,在后方沈阳建起了中心血库,解决了前线志愿军伤员用血难的问题。研究制成的淀粉海绵,有效地解决了志愿军伤员流血不止的难题,填补了治疗战伤的空白。

 烧伤后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一直是当今创伤外科和危重医学亟待解决的重大课题,又被称为急危重症医学领域的“哥德巴赫猜想”。为攻克这一世界性难题,盛志勇带领团队集中攻关《烧创伤后多器官功能衰竭的研究》课题。为了这项研究,他带领团队做了数不清的白鼠、兔子、羊以及狗的动物实验研究。

 团队成员把床搭在实验室,一天三顿吃泡面。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从这些动物身上找到了发病机理和早期诊断的依据,并提出创伤后多器官功能衰竭防治的关键节点。这项成果使得大面积烧创伤患者多器官功能衰竭发生率由17.3%下降到6.9%,多器官功能衰竭患者病死率由87.5%下降到40%。


心想传承事:对后辈倾情扶植

 “作为一名教授,如果培养不出超越自己的学生,就是他最大的失败。”盛志勇如是说。他要求学生行医要先做人,不做钓誉学术,不做唯利手术,不做漂浮医生。他经常对学生说:“今天你们是我的学生,明天你们就是患者的医生,做医生不仅医术要精,而且医风要纯,言谈举止要得体,让患者在你这里得到信任和力量。”

 盛志勇要求学生要做到“四勤”:勤观察、勤思考、勤分析、勤学习。他经常以他的导师沈克非的勤奋事例激励学生奋发图强。他对学生的科研课题和毕业论文要求严格至极,明确设置课题必须科研与临床结合、科研与战场贴合。他以身作则,其科研成果几乎100%用于临床、贴近战场。

 盛志勇鼓励学生要敏于生疑、敢于存疑、勇于质疑,不断开启学生的创新和“反逆”思维。他的学生姚咏明就是应用逆向思维的研究方法,攻克了多器官衰竭这一顽症。

 盛志勇几十年来俯首为梯,躬身为桥,先后培养出5名博士后、14名博士研究生、9名硕士研究生,其中包括一级教授、解放军总医院第四医学中心烧伤研究所所长柴家科,中国工程院院士付小兵以及解放军总医院第四医学中心创伤外科研究室主任姚咏明在内的一大批优秀军事医学人才。

 为了年轻一代的成长,盛志勇花费了大量心血。学生的每篇论文他至少要修改3遍,有的英文论文长达200多页,他一字一句认真译对。他还积极与国外同行联系,推荐10余名医疗骨干到国外进修,出国前反复叮嘱他们学成后报效祖国。他还用科研获得的全部奖金设立“盛志勇医学奖”等基金,每年奖励医院中有突出贡献的医疗工作者,以推动创烧伤军事医学学科的发展。

 “莫嫌老圃秋容淡,且看黄花晚节香。”2019年5月10日,年近100岁的盛志勇,从中国工程院院士的岗位上光荣退休。他近百年人生的不懈追求,波澜壮阔;数十年军事医学的不懈奋斗,精彩辉煌,对危急重症医学的不懈攻坚,硕果满枝……他,是我军军事医学大道上实至名归的医学泰斗!


内容来源:《中国卫生人才》

  作者:刘翔、鲍志伟


分享